您好!欢迎来到上海松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| 收藏松俊
客服热线:
021-00000000
客服工作时间:9:00-18:00
网站首页 篮球头条  
新闻资讯
News
新闻资讯
 
新闻资讯
在日本做小三成了一种职业
来源:大宝游戏登录-大宝lg游戏-大宝游戏官网 时间:2019-10-25 22:59:20 浏览:39次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

  情人节前夕的日本,女生要给男生送上巧克力来表达爱意,在街头的众多牵手情侣中,可能有不少女生,正牵着一个已婚男性的手。

  这些“小三”们,更喜欢和已婚男性交往,从他们那里获得金钱,而她们则提供情感的抚慰,这里面很少有性。在吃饭喝酒聊天过后,当即分手。他们不喜欢新宿霓虹灯下的风俗店,约会地点多选择在朴素的咖啡店、高雅的酒店餐厅和幽静的公园。

  看起来这似乎是过去“”(援助交际)的另一种变体,但因为社交网络的出现,人们对婚外情需求也逐渐细分化,有妇之夫们开始通过专门的社交app寻找年轻女生交往,女性的年龄范围从20岁到50岁不等,几乎不会发生性关系。

  这种现象被人们称作“爸爸活”(パパ活)专门指年轻女性通过和大龄已婚男性吃饭喝茶等,获得金钱报酬的活动,现在有不少年轻女性已经将此作为一种“职业”,以此维生。

  就在2017年,日本一电视台播出了一档电视剧,就以“爸爸活”为剧名,主演是人们心中大叔化身的渡部笃郎,看过的人都感觉三观被这部剧“震碎”。

  剧中的大叔是一位失去女儿的大学文学专业教授,喜欢上的则是19岁无家可归的女生,刚开始双方通过社交app认识,男主将自己对去世女儿的爱投射在对方身上,却没想到最终陷入一种不伦恋情之中。

  这种暧昧又奇葩的男女关系中,女方只需要陪伴在这些“在婚姻制度中开始寻找新鲜感的男人们”身旁,一起吃饭、聊天、喝酒,事后用钱结算,当然,如果双方情投意合,可以签订所谓的“情人合同”,关系继续下去。

  而女方在这段关系中,得到不仅仅是钱,有不少女性因此喜欢上了这种单纯。有人说,因为没有婚姻中那种互相绑架的感觉,“可能爱情真正的样子就是这样吧,单纯又美好。”

  在这个人群当中,有一位叫“爱莉”的58岁的女性。她从20多岁就开始了自己专业做“小三”的人生。

  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他是很多已婚男性的情人,生活开支也由这些男性来负责。20多岁时,和她交往的第一个男人,却没有为她付出一分钱。

  20多岁时,爱莉在一个便利店打工,因为和母亲闹别扭,她离家出走,最后被便利店认识的一位客人收留。他是一公司的老板,已婚并有了孩子。但他除了妻子,还有不少婚外情经历,也有不少私生子。“私生子的数量估计可以组一个足球队了”,她说。

  她和这位男性有过五年的交往经历,最后她怀上了他的孩子,对方也和妻子离婚,两人最终选择结婚组建家庭。

  没想到的是,这位老板的企业最终陷入经营危机,背负巨额债务的他也没有戒掉婚外情的老毛病,经常不回家。外出游乐的费用,也是他身边的情人们支付的,没有花爱莉的一分钱。爱莉说这是她唯一感到庆幸的地方,但她本人也慢慢成了丈夫诸多收入来源中的一个。

  她最终决定带着孩子离开丈夫,每天深夜将孩子安顿睡着后,她就出门去便当制作公司打工,但最终因为体力消耗太大,没有坚持下去。因为无法一个人照顾孩子,同时也坚固工作,她在精神和肉体上都已经到达极限。

  一天,她说自己突然说不出话来,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难以说出口,后来被诊断出患上抑郁症。因为情绪不稳定,加上儿子当时正值青春期,性格叛逆,两人经常争吵打架。最终,因为学校注意到儿子身上有被打痕迹,儿子被送到了福利机构保护,爱莉的人生随之落入谷底。

  等爱莉从抑郁症中痊愈后,她已经40岁了。她开始了自己“爸爸活”的人生。与一名认识的男性签下了“情人合同”,每月见一次面,地点约定在酒店,吃一顿饭聊一会天后对方付钱,然后离开。

 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将近10年,这位男性到退休年龄后,爱莉又遇到了第三个男人,这次在建立关系之前,爱莉直接提出需要对方提供资金援助的要求:“你享受幸福,我来应对各种麻烦,需要的只是钱”,他们约定每周见两次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6年,对方的妻子貌似知道丈夫在外面有情人,但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现在,爱莉又成了另外一名男性的情人,他是一位小公司的老板,每月这位老板都会像发工资一样给爱莉30万日元(约合1.8万人民币)的工资。在很多人看来,这笔钱来的可能并不光彩,爱莉和这些男人的关系也很难见得天日。但她态度很乐观,自信的让人不可思议:

  “做小三赚来的钱,并不觉得脏。凭什么妻子可以拿到钱,作为小三的我就不能拿呢?何况我跟她丈夫吵一架说不定就分手了,什么生活保障都没有。”

  在年轻人当中,这种与已婚男性交往的女生现在也有逐渐增加的趋势。

  一位叫由娜的女生是东京一所私立高中的学生,但因为平时学习压力太大,学校禁止高中生出外打工,父母每月只给她2-3万日元(约合1500人民币左右)的零花钱,无法支持自己购买Gucci、Prada之类的奢侈品服装。她觉得生活费实在不够用,但又不想通过“”来出卖身体获取金钱,最终成为“爸爸活”中的一员。

  很容易钱就能到手,能吃到好吃的食物,心情变得很好,周围人都在做。

  每个月能赚10-15万日元,相当于有了两年的学费,非常划算。

  她通过朋友的介绍,认识了一位45岁的男性公司职员。

  “自从认识了他之后,我又认识了其他3名男性,最多的时候同时认识6个人,但因为约会日程安排的太紧张了,就减少了到了4个人”,她说。

  在和这些已婚夫妇交往的过程中,收取礼物和金钱都是家常便饭,最高价的一份礼物来自一位公司老板,高二的时候,他在东京的世田谷区(富人区)给她买了一栋高级公寓。

  “当时我跟他讲,每天约会结束回家太麻烦了,于是他就买了房子给我。”

  被媒体问到具体房产价格时,她说自己也不太清楚,“大概就是几千万左右吧”。

  但她并没有在那里住下来,房子最终成了储存衣服、包包和鞋子的地方。

  尚未到日本法定成人年龄20岁的由娜,迄今已经和20多位男性有过交往经历,年龄范围也是从20岁到50多岁,除了各种企业经营者之外,还有医生、律师等日本高收入阶层人士。

  长期的交往过程中,她有了自己的判断标准,在认识的男性当中,她不太喜欢那种大公司的管理层男性,因为“大公司的老板们的‘玩法’太龌龊了,很麻烦,有时候钱没给几个,人就消失了。送的礼物也仅限于珠宝首饰而已。相比之下,中小企业的小老板们更温柔体贴,更接地气一些。”

  她自己的推特账号也成了“品鉴男人”的评论区。她会经常在上面和其他“小三”们进行交流分享:“某某公司老板人品太差,大家碰到他别搭理哟”。

  由娜交往的男性中有近9成是已婚者,但其实很多人的妻子都对此放任不管,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下,这些在外“养小三”的男人们多数都会给妻子买包包和名车做以补偿。

  在博客上自曝自己小三经历的博客《我的职业是小三》

  由娜也会反省自己是不是给很多家庭带来了不幸,但她觉得很多时候,选择放弃的理由并不充足:钱赚的好好的,为什么要停手呢?

  “很多人对这种交往形式持否定态度,但这就是一种工作而已。在一起的时候,你一样要在乎对方的心情,手机上聊天也要拼命想话题,避免尬聊,精神上的疲劳和痛苦,和普通工作没啥区别吧。”

  已经有人从中看到了“爸爸活”中的生意,现在出现了专门用来让已婚男子和年轻女性沟通的交友app——Paters

  据这一app的运营公司称,目前app中男女用户比已经达到了3:7。女性用户中,有80%的年龄是18-24岁,多为在校学生。很多人认为这些女生可能是学校中的“坏学生,不爱学习,每天打扮花枝招展在外勾搭已婚男人”,但事实上,很多人穿着打扮很普通,都是极为平常的邻家女孩般的女生。

  而男性用户则一边倒式的集中在医生、企业老板和外资企业职员这些行业里,年收入平均在2000万-3000万日元(约合120万人民币),在app的高级会员功能中,还贴心地为参与“爸爸活”的女生设置有查看男方收入证明的功能。

  这款app的开发运营人士说,很多男性在大笔花钱的过程中,他们追求的东西只有一样:“纯爱”。

  早在上世纪80年代,日本就有一种通过电话交谈进行男女交往的约会形式,当时吸引了很多追求纯粹恋爱的男女们。到2000年之后,又出现了各种约会网站,到现在演变成各种约会app,无论形式如何变化,内涵始终没有变:约炮其次,纯爱第一。

  但随着用户数的增多,各种诈骗和卖淫行为的增多,让很多追求纯粹恋爱的已婚人士感到失望,慢慢退出了各种交友平台,但他们对“纯爱”的追求度依然不减,上世纪90年代的各种纯爱主题日剧的出现,侧面反映出当时社会的这种需求。

  于是,这种私密又不太牵扯性交易的“爸爸活”现象,逐渐对那些婚姻生活不幸福的男性们产生了吸引力。日本学者坂爪真吾在自己的著作《爸爸活的社会学》中认为,这种有“爸爸级”的大叔和年轻大学生们参与的“爸爸活”,俨然成了当下日本社会婚姻制度缺陷的一种补充,“是一种有效的社会资源”。

  坂爪真吾说: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很多男性很难和特定对象维持基本的恋爱关系,但同时又想着‘再好好谈一次恋爱’,于是陷入了两难境地。”

  而在婚外情中,这种“爸爸活”的交往形式不以发生关系为目的,对于很多女生来讲少了功利心,也让很多男士觉得:

Copyright @ 2006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2911号中关村科技大厦1303室 大宝游戏登录-大宝lg游戏-大宝游戏官网